明天你預算將翻過天邊地平線。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终于收到啦~
这是我在新环境中收到第一份如此快乐的快递了~
感谢 @哲学_生活 和所有产出的太太们!

真的很神奇呀,在新环境带给我的焦虑感中,磕cp是消除焦虑感的良方
再次感谢所有产出的太太!

#一个无趣的人收到有趣的无料和明信片的絮絮叨叨

   

三周年了……想在此日子写一点点东西。


伪装者播出的时候,我没有看,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妹在看,但我因为是芒果台然后就调台了……

现在想想,其实也没有多可惜吧,因为最终,还是遇见他们。


在没有遇见他们之前,我对民国史的印象就如《情寄》里面熏然说的“窝囊,憋气。看着难受。”遇到他们之后,我觉得民国史应该是悲壮的,有很多不知名的烈士的付出,有很多如他们一样活在黑暗里的战士,有很多如他们一样“救一国,倾一家”的家庭,无惧无畏。


在那个时空,他们的故事存在过。


“你的言语  你的思想  也时常教人神往”

   

       昨天好友跟我说她分手了,原因是她觉得自己对他只是止步于喜欢,收到消息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回……毕竟真的不会安慰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她问我:“是不是很渣?”


       如果单纯看她发给我的聊天记录,如果她不是我认识了两年多的朋友,我认为“是”。但这假设不成立。对一个人的批判可能真的会掺杂着其他因素。我不能体会她的感觉,但我知道她觉得愧疚。...


   

过去的世界在坍塌,明诚站在水边,江河万里。前面的路是什么,他不知道,也不慌张。他想起明楼在这里跟他说“终有一别”,那时候他依恋他,现在却想,“终”这个字其实是很悲观的,带了一些无奈情绪,可又有意志,好像他早就做好了准备。

——《江河万里》

   

还是想发几张打卡照片


赵医生此刻的确身在明德医院,离明家不远,这是座浅红色建筑,坐落山顶,上触蓝天背靠海。

Umm,医院是没有去到的了,但可能在坐车下山的时候,会不会与他们的车遇见呢?


汇丰挨着中银,长江实业插在中间,还粘着渣打,颇有金茂环球上海中心三足鼎立再外附一圈花旗汇丰的架势。


这三栋大楼都看到了。。。但只拍了汇丰的一角。。。而且拍的很难看。。。


金紫荆广场,他们看升旗的地方。


本来以为不会来这里的,但从展览中心出来就见到了……


不打tag了吧,有缘见。

   

假装是repo的一篇游记(还是假装是游记的repo?)


       下山时恰好经过芬梨道,指示牌从车窗外掠过,恰好被最近沉迷港乐学粤语的陈亦度收于眼底,凌霄阁上还有零零星星不畏寒观景的小情侣,走到这里却几乎不见人影了。贺涵是土生土长香港人,自然知道芬梨道有分离意,与婚车喜欢游双喜街一样道理,情侣也忌讳芬梨道。

看这篇文的时候,对贺陈在芬梨道的情节印象很深,po两张张他们走过的芬梨道吧……


“只得很少数伉俪  在这风景线上建筑关系”

原定是晚上去的,但是逛完书展太晚了,所以今天早上去,正在挂一号风球,向远处看都是灰蒙蒙的。

但坐巴士下山时,出太...

   

记一次讲座
“开始  专注  持续”

   

填了提前批的补录。
专业不喜欢,一年后应该要转专业。
当时为什么脑一热填了东北大学?
可能真的后悔了。。。

决定要慎重,这不是开玩笑,冷静选择。

   

昨天早上按了志愿确认。

自己想去吉大,分数刚刚够,但去吉大面对的就是路途遥远,不方便等问题……

家里人希望自己去华南师范,学校不错,离家近……

自己觉得去华南师范不值得,毕竟可以去比它更好的学校为什么不去。


前天晚上发现自己想去华南师范的专业是提前批,也就只好妥协。

初次填报的时候还服从调剂。

志愿确认时,我选择不服从调剂,可能心里有怨吧,我不想去一所我不太喜欢的学校还要去我不喜欢的专业。

对于我来说,去吉大是《玩偶之家》的娜拉,不知前方如何,但还是毅然出走,去华南师范是《雷雨》的周萍,虽想冲破牢笼,但并无胆量。

我将我成为娜拉还是周萍的选择交给了录取结果,如果提前批过了,...

   

我同桌交女朋友了


她跟我说:有一个既认识她也认识她女朋友的人梦见她和她女朋友在一起了(那人并不知道她们在一起)。


这个梦足够我笑一学期!!!

上一页
©誓言磨蝕 | Powered by LOFTER